影視劇一定要有愛情嗎?情節和人物誰該為誰服務?

2019-9-6 編輯:admin 來源:互聯網 閱讀次數:
  導讀:   “愛情”不是故事的必需品   康洪雷:我也看過很多我們自己的同行在做民族題材,這些年來我們民族題材的發展,有的時候我覺得很弱勢。我經常跟人說,我說在中國做藝術片也好......

  “愛情”不是故事的必需品

  康洪雷:我也看過很多我們自己的同行在做民族題材,這些年來我們民族題材的發展,有的時候我覺得很弱勢。我經常跟人說,我說在中國做藝術片也好,做戰爭片也好,我覺得各種題材都可以涉及到愛情故事,唯獨軍事片少一點為好。你說我們到大興安嶺里頭,住了28個兵,9月份大雪封山,再過來就是5月1號才能出來。我們去的時候走廊大約有100米長,沒有女孩。我們去了四個女的,女生宿舍是臨時騰出來的。女生宿舍的水,戰士們搶著給你打,然后你洗過的水搶著給你倒。

  我就親眼看著,當我們有女孩子從屋子最里頭走出來的時候,戰士見了就靠在墻上讓你過。這些東西經常鼓舞著我們,你說你要先去創作人物,然后你再說他的使命感,他肩負的責任以及他的理想都有了,因為生理的軀體放在那了,我是這么想的。如果說我們在今天的中國,我不說世界,做戰爭片,做軍事片,我覺得你必須要拍新時代最可愛的人。這個怎么來?如果你不到底下去,你不到基層去看,你能看到最可愛的人嗎?這可不是嘴上說的,是你看得到的。如果你連這個生理的感受都給不了觀眾,你在他身上加什么“軍事素質”、“戰略愿景”、“團隊精神”都白扯。首先他需要是一個新時代最可愛的人,這個可愛是沒有條件的。

  汪海林:其實當年《士兵突擊》的時候就沒有女演員,這還不是說現在我們的環境是這樣的,當年就已經這樣了。當年我就聽電視臺的人說這戲不行,沒有女的,這戲我們不要。但是實際上您看,其實用創作實踐本身也可以證明。最近其實有個爭議,有個戲寫緝毒的,我們不說哪個戲,最后它就是加感情戲,加女角色,觀眾反倒非常不買賬。就是說我為什么非得要有那些你們規定的類型或者是寫法,這些都是違背創作規律的。

AD_SURVEY_Add_AdPos("9263");

  康洪雷:我覺得可能是我們的一些創作者,包括一些所謂的管理者,他們還沉浸在所謂傳統的故事敘事方式上。他們認為一個故事必須要有愛情,因為大家都認為愛情是永恒的主題,但是很多東西要比愛情還重要。

  汪海林:對,實際上像《士兵突擊》,包括《我的團長我的團》,這樣的戲女觀眾很多。


本文關鍵詞: 

文章出自:互聯網,文中內容和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有侵權,請您告知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
 
   
快乐农庄注册 浙江20选5 qq华夏新区打副本赚钱 福建31选7 顶呱刮彩票一本多少钱 20选5开奖信息 7m篮球比分下载红色 30选5查询结果 老老实实赚钱赚不到钱么 云南时时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新疆25选7 女主穿越重生赚钱的 排列五在线缩水软件 北京赛车玩法走势图 浙江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福彩3d六码复式选择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彩票控